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异诡道

鬼计

异诡道 狼晟 12931 2020-08-01 18:38

  楼下的四个人呈

  “口”字型站立,仰着头,直勾勾地向楼上看着。他们拥有与秦苏寝室四人一模一样的容貌,更可怕的是,他们没有影子。

  秦苏刚一看到他们,就吓得立刻往楼上跑去。背后忽然涌上一阵寒意,他回头一看,见其中三个家伙竟然追了上来。

  到了五楼,秦苏一个箭步冲进寝室,随手关上了门。在寝室门关上的一刹那,他从门缝中看到一只惨白的手迅速地缩了回去。

  寝室里一片黑暗,三个室友似乎早已沉沉睡去。秦苏回过神,才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床。

  秦苏刚一合上眼皮,一阵敲门声就响了起来。他吓了一跳,忙坐起身,见另外三张床也有了动静,这才试探着问了句:“谁啊?”没有人回答,可是敲门声还在持续。

  老大陈涛没好气地下了床:“大半夜的……”

  “不要开门!”老二肖华皱着眉头说道,

  “夜半三更,绝非善类!”话音未落,又一阵敲门声响起,只是这一次,那敲门声竟是从秦苏背后的墙壁里传出来的。

  秦苏打了个寒战,连忙跳下了床。与此同时,寝室的四面墙壁里都传来了敲门声,声音混合在一起,此起彼伏,每一下都像敲在秦苏的心上。

  “怎、怎么回事?”老三林天咽着唾沫问道。秦苏忽然有了一种感觉:那三个家伙刚才追着他进来了,现在钻进四面墙壁,把秦苏四人堵在了寝室里。

  “啊——”林天的尖叫声打断了秦苏的思考。只见铁质的门上竟然出现了一道抓痕,同时,四面雪白的墙壁上流下了殷红的液体,很快就将墙壁染红了。

  “它们要进来了。”肖华压低声音说道。他犀利的目光环顾一圈儿,最后落在了秦苏的身上,一字一顿地说,

  “不,已经进来了。”话音未落,肖华一个箭步朝秦苏冲了过来,咬破中指猛地点在了秦苏的眉心处。

  一股灼烧感从眉心传来,秦苏不受控制地张开嘴,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  焦糊的味道从他的身上传来,他发现自己全身的水分似乎都被抽干,整个人蜷缩在了地上。

  “肖华,你在干什么?”陈涛惊讶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我……”肖华的声音越来越模糊,等秦苏回过神来,惊愕地发现自己正完好无损地站在宿舍楼下。

  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

  “人”正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,用力极大,掐得他的喉骨

  “咯咯”作响,几乎窒息。

  “六爻化令,罡煞随行!”一声冷喝传来,差点儿被掐死的秦苏看到一把铜钱剑破空而至,直直地刺穿了掐着自己的那个家伙的胸膛。

  然而那个家伙没有惨叫,甚至连血都没有流出一滴,掐着秦苏的手反而加大了力度。

  好在赶来的人十分老练,在铜钱剑抛出的同时已冲上前来,用红绳死死地勒住了那个家伙的手。

  “老二?!”看到救自己的人竟是肖华,秦苏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  “我兜里有朱砂,塞到它的嘴里去!”肖华与那个家伙僵持着,转头对秦苏说道。

  秦苏连滚带爬地跑过去,摸出一包朱砂,壮着胆子扔进那个家伙的嘴里。

  与此同时,肖华一脚踹在那个家伙的背上,拽着秦苏连退了好几步。二人心有余悸地看着那个家伙捂住嘴,蹲了下去,一摊恶心的黑色液体从它的嘴里吐了出来。

  可怕的是,它一边吐,身体一边缓缓地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这是怎么一回事,刚才那个家伙是什么东西?”当一切归为平静,秦苏问道。

  “封魂鬼。”肖华告诉他,这世间阴阳交错,几乎每个人都会与鬼魂擦肩而过。

  长此以往,人们的身上就会染上阴气,而封魂鬼正是由这些阴气形成的寄生恶鬼。

  它们想要占据人的身体,就必须先把这个人的魂魄永远地封在鬼域。肖华打量了他一下,狐疑道:“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大一股阴气,难怪……刚才要不是你的两魂六魄在惊恐之下出窍,去寝室求助,我根本来不及救你。”

  “两魂六魄?我刚才好像回了寝室……”

  “回寝室的只是你的一部分魂魄,剩下一部分魂魄和你的身体其实一直被困在楼下。你身上的封魂鬼怨气极深,我刚才只是将它击退,它还会回来的,所以你要多加小心。”秦苏咽了口唾沫,突然想起一件事,问道:“封魂鬼是和宿主长得一样吗?”

  “那是当然。除了宿主之外,它不能攻击别人。”秦苏的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,颤抖着说道:“我最初看见的封魂鬼有四个,另外三个长得和你们一模一样。”

  “什么?!”肖华大惊失色,立刻摸出一个罗盘。罗盘上面的黑色槐木指针疯狂地旋转着,最后指向了背后的宿舍楼。

  秦苏和肖华同时抬头,看到他们所在的504寝室竟然亮起了灯,只是那灯光忽明忽暗,看起来十分诡谲。

  “中计了!”肖华大骂一声,立刻拽着秦苏往楼上跑。504寝室的门大开着,里面的灯光已经恢复明亮,可是陈涛和林天却不见了。

  “他们人呢?”看着空荡荡的寝室,秦苏脚一软,差点儿跌坐在地上。

  见肖华沉着脸不说话,秦苏颤声说道,

  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……”

  “不,准确地说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肖华转过身,目光深沉地看着秦苏,随即缓缓地低下了头。

  秦苏浑身一震,顺着肖华的目光向下看去。灯光照在他的身上,可是他的脚下却没有影子。

  “放心,你还没有死。”肖华皱着眉头说道,

  “你身上生气未散,命火未熄,只是三魂七魄去了一半,想来是刚才被封魂鬼拘走了。”肖华走到窗边,拿起一包香炉灰倒了下去,窗台上立刻出现了一个脚印。

  “这是陈涛的脚印,难道他们是被封魂鬼抓走了?”秦苏勉强镇定下来,试探着问道。

  “没错,现在它们抓走了陈涛和林天,你的魂魄被拘走一半,很有可能寄生于我的封魂鬼正在等着我露出破绽。”肖华冷笑了一声,

  “我们要找到它们的位置,先下手为强!”

  “咱们要怎么做?”

  “如果不出我所料,这四个封魂鬼应该是结盟而行,不然它们不会在明知我会道术的情况下还来撩虎须。”肖华从柜子里翻出一些东西,朝秦苏一招手,

  “我要把你的意识附到封魂鬼的身上。魂魄的联系是最为紧密的,我现在要通过你来定位你剩下的魂魄所在,从而推测出它们的位置。来,把这个吃了。”看着被塞进手里的一支香,秦苏苦着一张脸说道:“兄弟,你这让我怎么下得了嘴……”

  “笨蛋,你现在不是活人,只能吸了。”肖华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说着,一边关闭了门窗。

  他把一大张白纸铺在桌子上,并倒了一瓶褐色的土上去。这土带着一股腐朽的腥味,像是老坟的墓土。

  秦苏心颤了一下,用力地在香上闻了几遍,只觉得那味道像是通过鼻腔钻进了他的嗓子眼儿。

  “叼着这个。”肖华往秦苏的嘴里塞了一根细长、刻着红色符咒的木棍,然后把秦苏按坐在桌子前,顺手关上了灯。

  “闭上眼睛,静心。”寝室里陷入黑暗的刹那,秦苏听到肖华这样吩咐道。

  肖华站在他的身后,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嘴里念念有词,

  “三脉封神,阴阳借路,去!”秦苏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和两肩处传来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,一阵晕眩。

  等他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竟然正站在一个黑暗的地方。这是哪里?秦苏试探着伸手摸索了一下,冷不防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:“你在干什么?”秦苏后背一凉,见

  “肖华”出现在他的背后,正阴森森地看着他:“让你拖住肖华,可没让你这么慢才回来。”

  “咳,他太难对付了。”秦苏敷衍道,又试探着问,

  “他们呢?”

  “在进行仪式。”

  “肖华”领着秦苏走进了一条狭窄的甬道。不一会儿,秦苏便听到了一阵惊恐至极的惨叫声,那声音让他浑身寒毛倒竖:是林天。

  他们走进了一间堆满杂物的屋子,里面的景象顿时令秦苏全身发凉——林天整个人被平铺在对面的墙壁上,身上除了头颈以外的骨头都被抽掉了,只剩下皮肉紧紧地贴在墙壁上。

  鲜红的嫩肉裸露在外,四肢平铺开来,就像铺在墙上的壁画。可是他还活着,惊恐而绝望地向秦苏看了过来。

  那个长得和林天一样的封魂鬼,像野兽一样疯狂地撕扯林天的血肉。随着它一口一口地吃掉林天,它自己的身体越发凝实了起来。

  陈涛躺在左边墙下,一动不动,而他的封魂鬼正向他伸出尖锐的指爪。

  “住手!”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秦苏怒吼一声,冲了过去。

  “肖华”脸色一变,怒喝道:“你们竟然敢骗我!”锋利的指甲刺向秦苏的脖子,就在这时,他感到头顶和两肩传来火热的暖意,大脑又是一阵晕眩。

  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寝室。

  “你太鲁莽了,打草惊蛇。”肖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

  “算了,我来看看它们在哪里吧。”当秦苏的意识附在封魂鬼身上的时候,他嘴里的木棍在那堆土上画出了一幅简易的路线图,正是他之前和

  “肖华”走过的地方。

  “唔,先右转,然后……”他俩凑在一起,绞尽脑汁地定位,然而随着路线的延伸,竟然像是拐了一个四角形的弯子,最后又回到了原点。

  “难道他们还在宿舍楼里?”秦苏浑身一震,狐疑地说道。

  “你之前看到了什么?”说起这个,秦苏只觉得一阵恐惧和愤怒。他连忙把刚才的事情描述给了肖华听,肖华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。

  “那个仪式是什么?”想起林天的惨状,秦苏不禁哆嗦了一下,

  “封魂鬼的反噬是那么残忍吗?”

  “那不是反噬,”肖华的脸苍白了起来,

  “而是它们在制造阵眼。四方幽冥,封魂引煞,这些鬼东西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!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,秦苏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似乎活了过来,正在身上爬来爬去。

  “它们在布置封魂幽冥阵。自古以四方为正,严密合拢,恰似一个牢笼。因此在困魂阵法中,阴阳师大多会布置四方阵眼。”肖华冷冷地道,

  “封魂鬼由阴气所化,本就是戾物,它们以残忍手段将宿主折磨致死,那些人怎么会甘心?因此,他们死前的怨气会变成凶煞,凝聚在丧命的地方,变成噬人生气的阵眼。封魂幽冥阵所在之地,所有活人都会被怨鬼反噬,生魂被镇压其中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顿了顿,肖华又道,

  “按照你刚才所说,林天死于正北方,陈涛也会丧命于正西方,这些就是封魂幽冥阵的阵眼所在。它们很快就会来找我们,我们必须在此之前找到那里,破坏阵眼,否则就算死了也会被压制在其中。”

  “那个地方……”秦苏拼命回想着刚才的景象,

  “堆着很多杂物,而且很大,光线也十分阴暗。”

  “占地广,杂物多,光线暗……”肖华眼睛一亮,

  “会不会是一个地下室?”

  “对了!”秦苏猛地一拍桌子,

  “我想起来了,我们这栋宿舍楼下的确有一个废弃的储物仓库。怪不得它们走来走去,还显示在原点附近。”

  “地下仓库常年不见天日,且风水不活,死气沉沉,怪不得它们会藏身在那里。”肖华立刻开始翻箱倒柜,

  “事不宜迟,我们赶快去……我的家伙呢?”秦苏焦急地看着肖华倒腾着柜子里的黄符纸、红朱砂之类的玩意儿,突然,一只手从脚下的地板里伸了出来,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脚踝。

  那只手的力气极大,几乎要把秦苏的骨头捏碎了,将秦苏整个人拽倒在地。

  接着,一双手从下面伸出来,死死地抱住了秦苏的头。秦苏被吓得魂飞魄散:“肖华,有……”

  “有什么都给我顶住!”肖华满头大汗地翻找着,

  “我的阴阳镜呢?”

  “那面红色的小镜子?我早上刮胡子的时候拿去卫生间了。”秦苏差点儿哭出来,踢开抓着他脚踝的那只手,奋力想把自己的脑袋挣扎出来。

  “猪队友啊!”肖华骂了一声,连滚带爬地跑去卫生间,却见无数漆黑的头发从卫生间的天花板上垂下,把里面塞得满满的。

  一阵怪笑声响起,头发里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,是

  “肖华”。

  “糟糕,它们来了!”肖华暗骂一声,手指捏起一沓符咒,死死地盯着面前的恶鬼。

  秦苏的脑袋快要被那双手揪下去了,他咬了咬牙,摸到一把水果刀,贴着自己的头皮削了下去。

  桎梏的手顿时松开,他连忙跑到卫生间门口,却见肖华已经悍不畏死地冲进了那堆头发里。

  肖华拼命地追逐着恶鬼,然而那些头发实在碍事,眨眼间已将他紧紧地缠在了那里。

  “帮我!”肖华回头大喊道,

  “你现在半人半鬼,这些头发困不住你,快想办法。”眼看头发就要把肖华埋在里面,秦苏赶紧抓着他的手往外拖。

  墙壁上再次流淌下血水,凄厉的叫声近在咫尺。

  “赌一把。”秦苏急中生智,一刀割断缠着肖华的头发,狠狠地一脚把他踹开,返身抓起桌子上的一瓶实验用的消毒酒精,和打火机一起扔了过去。

  “轰”的一声,火焰顷刻间席卷了整个卫生间,随即向寝室内蔓延。秦苏硬着头皮冲了进去,不一会儿就抓着一面巴掌大的红色镜子跑了出来。

  “差点儿把我烤化了。”

  “废话少说,快走!”肖华快速地扫除周围的可燃物。可是他们刚一跑到门口,却发现寝室门怎么也打不开了。

  “怎么办?”这下子秦苏真没招了,背后的火焰还在燃烧,就要烧到他们跟前了。

  肖华也是六神无主,不知所措。就在这时,他们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巨响,铁门上竟然被生生地劈开了一个口子。

  “老二、老四,快出来!”门外的声音竟然是陈涛的。随着他的声音响起,铁门又被狠狠地砍了几下,锁很快就被砍坏了。

  秦苏飞起一脚踹开门,二人看到陈涛拎着一把消防斧站在门口。陈涛急道:“快跟我走,出大事了!”

  “老大,你没有……”秦苏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肖华踩了一脚。肖华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,说道:“老大,你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  “这个回头再说,”陈涛转身就跑,

  “封魂幽冥阵快要完成了,你们快跟上。”秦苏的脑袋里全是疑惑,低声问肖华:“他怎么可能还活着?”肖华偷偷地把手机塞进秦苏的手里,上面有一行刚打下的字:他身上鬼气森森,而且我从未跟他们说过阵法的事情,有诈。

  秦苏顿时心头一寒,赶紧把目光投向了陈涛。陈涛虽然有影子,可是影子的动作与他本人并不协调,看起来诡异至极。

  现在是凌晨两点五十分,本该是人们熟睡的时候,可是这栋宿舍楼却喧闹得可怕。

 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在夜幕中远远地传了开去,让人毛骨悚然。很快,楼上楼下都响起了嘲杂的脚步声和叫喊声,像是有许多人从寝室里跑了出来。

  两边的寝室门都打开了,里面传出人们惊恐的叫声,还有阴魂可怕的怪笑。

  走廊里出现了许多拼命逃窜的人,还有追在他们身后那一个个扭曲的鬼影。

  可是他们怎么也逃不出这栋楼,像是有一个无形的罩子将这里困住了。

  似乎就在这一夜之间,地狱降临到了人间。被逃命的人推搡几下,秦苏整个人如堕冰窟,全身都抖了起来。

  他连滚带爬地跑到肖华的身边,急道:“我们快去救……”

  “你能救谁?”肖华沉着脸说道,

  “阵法已经有了雏形,除非破阵,否则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走出去。”前面的陈涛回头看了他们一眼,又闷不做声地往楼下跑去。

  秦苏的话哽在喉咙里,觉得难受至极,只好一路跟着他们跑进了地下仓库。

  刚一踏进去,浓烈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。仓库的四个角落都点上了手臂粗的白蜡烛,烛火摇曳,映得正北方墙壁上的血红越加刺眼。

  “小心,它们就在这里。”陈涛压低了声音,

  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它们是感觉到了老二,不敢擅自现身。”

  “那要怎么办?”肖华皱眉问道。陈涛附在肖华的耳边,低声说道:“老二,你先退出去,躲起来,我和老四作诱饵。它们为了达到目的,就算明知有诈也会尽力一搏的。”

  “好。”肖华犹豫一下,转身跑了出去。就在他踏出去的刹那,大门立刻关闭,鬼哭之声几乎要撕裂秦苏的耳膜。

  四个诡异的人影从角落里站起,一齐向他和陈涛扑了过来。

  “快……”陈涛的话戛然而止,一根尖锐的桃木钉已钉入了他的后心。他身后的秦苏发出一声冷笑,身上火光一闪,竟然是本该跑出去的肖华。

  “鬼又怎么样,永远都斗不过人!”肖华冷哼一声,双手使劲儿一推桃木钉,四寸长的钉子便完全没入了陈涛的身体。

  然而他意料之中的白烟并没有出现,一股温热的血迸溅出来,染红了他的手。

  陈涛瞪大眼睛,死死地盯着肖华,随即倒在地上,抽搐几下后就不再动弹了。

  一阵刺耳的尖笑声响起,整个空间像打了马赛克一样扭曲了起来。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腹部传来,肖华看到一双手从自己的肚子里伸了出来。

  冷淡的声音响起:“这一次,是人赢了还是鬼赢了呢?”肖华痛苦地倒在地上,知道那个封魂鬼很快就会撕裂他,从他的血肉里破体而出。

  他咬牙拿起身上仅剩的符咒,可是手刚一碰到符纸,符纸便变成了一堆灰烬。

  “别白费力气了,你应该知道,修道之人的双手是不能染无辜生灵的血液的。你亲手杀了陈涛,现在道法已经消失。”随着他体内

  “肖华”的声音响起,陈涛的身体扭动起来,只是他睁开的眼睛只有阴森的眼白。

  “陈涛”站起身,走到正西的墙壁下,嘲讽地看着肖华:“你太自大,所以我们就将计就计,故意让陈涛偷听了我们的谈话,然后假装被他逃脱。以他的性格,他一定会去找你求救,可是你生性多疑,再加上我留下的鬼气误导,你自然会怀疑他。”肖华惨笑一声,说道:“原来,你们是在利用他破我的道法。”

  “你道行不低,想要反噬你可不容易。”

  “肖华”冷笑道,

  “你若不死,我怎么能重生,幽冥阵又怎么能成?”

  “呵呵,秦苏已经逃了,他有我的阴阳镜护体,你们杀不了他。”眼看一个湿漉漉的人头从自己的肚子里钻了出来,肖华强撑着一口气说道,

  “不过,如果你们放了我,我可以……”他的话被一只手死死地掐断在了喉咙里。

  “你的话太让人心寒,我不想听下去了。”秦苏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肖华的身边,脸上的慌张和怯懦都消失不见,只剩下了诡谲的笑容。

  肖华难以置信地看着他,目光瞟向那个形似秦苏的鬼魂,对方竟然被锁在了正东方的墙壁下。

  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出来,肖华艰难地说道:“你、你是……”

  “没错,早在一天前,他已经被我反噬了。”面前的人不屑地说道,

  “我们联手演了一场好戏,就是为了拿下你。你不用害怕寂寞,很快,这里的人都会去陪你。”鲜血淋漓的身躯从肖华的体内伸展开来,他眼睛里的神采渐渐地涣散:“为、为什么?”

  “要把一棵树藏起来的最好方法是将它放入森林。”秦苏冷冷地笑道,

  “同样,我们这些鬼要在人群里生活下去的最好方法,就是把这些人都变得和我们一样。”肖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那个从他体内钻出来的恶鬼笑着说道:“恨吧,恨我们,恨这个世界。既然你做不了人,那些不如你的人,哪有资格活着?”肖华瞪大了眼睛,一股难以言喻的负面情绪席卷而来。

  他突然感到胸口一痛,似乎是手掌抓着心脏的感觉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