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天衣无缝

第一章 酒吧的邂逅

天衣无缝 快成大叔了 6172 2020-08-01 18:38

  摇晃的灯光,劲爆的音乐,空气中混杂着烟酒和女孩子身上各种各样的香水味,杨仁静静坐在酒吧吧台前,眼光不断扫过舞池中摇晃着身躯的各色年轻人,最后停留在一个缓缓朝他走来的中年男子身上。

  男人一身简单的白衬衫配牛仔裤,看起来三十多岁,一头整齐的短发,他朝杨仁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,然后便坐到了他的身边。

  “年轻人,你怎么不去跳舞啊。”

  杨仁扫了两眼中年男人,随后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,并没有做声。

  中年男人有些尴尬的笑了两下,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,喃喃自语道:“这酒吧真热呀,空调是不是坏了。”

  “大叔,要喝点什么吗?我请客。”杨仁开口道。

  “呵呵,多不好意思啊,随便给我一杯就行了。”

  杨仁朝着调酒师示意了一下,说道:“你调一个适合这个大叔喝的吧。”调酒师望了一眼中年男人,然后露出了职业的笑容应了一声。

  “我叫王诚,比你虚长几岁,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诚哥吧,别看我年纪挺大,其实我也才三十八岁而已,你怎么称呼啊。”

  杨仁嘴角抽了一下,这句话槽点太多,他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,他有气无力说:“我叫杨仁,别看我小,我可是已经二十一岁了。”

  “哈哈,小老弟你可真会开玩笑。”

  杨仁的嘴角再次狠抽起来。

  ......

  两人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,杨仁望着眼前的王诚,想道:应该也差不多了吧。这时王诚突然脸色紧张地摸向了大腿的口袋,“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啊。”

  王诚起身离开座位,杨仁依旧百无聊赖的一口一口啜着自己杯中的酒,没一会儿,王诚就回来了,只是神色慌乱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“诚哥,发生什么事了吗,可以和我说一说,虽然刚认识,但毕竟有缘是吧。”杨仁率先开口问道。

  王诚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:“刚我妻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说到一半就挂掉了,她那里好像出了什么事。”

  “嫂子的事情啊,那赶紧回去看看吧。”

  “我也想赶紧回去,不过......”

  “要不我和你去一趟吧,真要出了什么事,两个人也好照应一下。”[在你说出更捉鸡的理由之前还是我来帮你一把吧。]杨仁心想。

  王诚听到这句话,眼神中竟然浮现了一丝喜意,不过随即被他掩饰住了。而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杨仁的眼睛。

  “那好吧,麻烦兄弟你了。”王诚叹了口气道。

  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杨仁站起身来率先走了出去,而他的眼神从刚刚的和善近人也瞬间变成无奈和嗤笑。而身后的王诚刚刚紧张的样子也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  “王哥,我没有车,你应该有吧。”走出了酒吧,杨仁回过头说道。

  “那必须有的。”王诚拿出车钥匙缓缓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。

  [抛开演技不行不说,在听到妻子出事后,没有任何紧张慌乱,慢吞吞的跟在我后面,找车也是......唉!现在的人啊,就不能走点心吗?]

  杨仁在内心吐槽的时候,王诚慢慢将车停在了他面前,上车出发,王诚的车开得很稳,不快也不慢。坐在后排的杨仁翻了翻白眼。[我tm大概知道这次会是什么样的发展了,不过希望他的手法能好一点吧]

 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,车缓缓停靠在了一栋普通的出租公寓旁边,下车后,王诚突然一改之前的风格,急匆匆的领头进入公寓,一头就扎进了旁边的楼梯通道。杨仁望了眼前的电梯一眼,就快速跟了过去。

  王诚的家就在二楼,当杨仁出现在二楼通道时,王诚已经将钥匙插入了房门,打开房门,王诚并没有走进去房间,而是站在门口发呆,杨仁跑到王诚身边,看向了房内,望入眼帘的是一个女人正倒在沙发上,女人没有化妆,面容瘦黄,身材微胖,而在她面前摆着一杯水,杯子的外壁冒着细细的水珠。

  “阿梅!”王诚大吼一声冲到了女人身边努力摇晃了他几下,随后又回过头冲着杨仁喊道:“快打110啊!”

  “好的好的,110是吧。”杨仁无奈的应道,一边掏出手机,一边踏入了房内。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格局,客厅的空间挺大,家具也算一应俱全。电视机开着,正播放着狗血泡沫剧。杨仁扫了一眼客厅后,最后视线停留在了那杯水上。

  快速报完了警,杨仁便上前一步,用手指关节触碰了一下杯子的外壁。[冰的,也就是说......],杨仁走到冰箱旁,打开了冰箱的冷冻层,里面放着一些鱼肉,还有一个冰块盒。两排,总共十四个冰块,被使用了一个,杨仁关上了冰箱。[这样一来,手法也知道了,但证据呢?]

  杨仁转过身,发现王诚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后面了。两人相视一眼,王诚的脸色有些古怪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?”王诚开口问道。

  “刚刚喝完酒。有点口渴了,想看看有没有饮料。诚哥,可以给我倒杯水吗,嫂子出了这样的事我也很难过,我和你一起等警察来吧。”

  王诚的脸色缓和了下来,叹了口气说道:“你先找个地方坐吧。”

  杨仁随意坐在冰箱正对面的小凳子上,水放在他面前,他拿起来抿了一口,随即皱了皱眉头,站起来开口说道:“我刚在冰箱看见了冰块,我加几个吧。喜欢喝冰的。”

  一听到这句话,王诚蹭地站了起来。他神色僵硬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杨仁。

  “诚哥?怎么了?”杨仁一脸疑惑的问道。王诚继续看了一会儿了,才缓缓转过身去。

  “你坐下吧,我帮你拿就行了。”王诚打开了冰箱,从冰块盒上取了一个冰块,可以看到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。此时的杨仁在他身后往侧面走了几步,发现王诚拿的事随机位置的冰块,并不是拿最前面的那一个,而是在后排随便拿了一个。

  当王诚转过身的时候,杨仁正乖乖的坐在小凳子上,王诚将冰块放入杯子中,随后走到沙发旁坐下。杨仁拿起杯子晃了两下,随后喝了一口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杨仁突然毫无预兆的放声大笑了起来。这突如其来的笑声把王诚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你神经病啊!”王诚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。

  “三流的演技,拙劣的手法,智障的布局,估计这大概就是你们这些普通人的极限了吧。”杨仁止住了笑声,注视着眼前的杯子说道。

  “你在说什么?”王诚露出一脸疑惑的神情。

  “你去酒吧只是想找一个能帮你做不在场证据的人,在听闻妻子出事后,出了一开始表情出来的焦急,走路,开车的时候你都非常的正常,但是在这种时候,正常就是最大的反常。”

  王诚喝了一口水缓缓吐出一口气继续说道:“你大概的想法应该是害怕回到家的时候妻子还没毒发死去吧,而且你见到妻子躺在沙发上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是报警而不是叫120,说明你自己也清楚,她已经死了。”

  王诚气急反笑,“你说是我杀了我的妻子?”

  “是啊,就用藏在冰块里的毒,反正警察来的时候那杯水肯定是不会放过的。我劝你还是自首讨个宽大处理吧。”杨仁说完,王诚反倒是冷静下来了。

  “是吗?那就让我们一起等警察过来吧。”

  “难道我猜错了!怎么可能!”杨仁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,看着杨仁的样子,王诚发出一声嗤笑,没有说话。

  “骗你的......”杨仁仿佛变脸一样,又恢复到之前那胜券在握的样子。“毕竟是你妻子,她的生活习惯你已经很熟悉了吧,不巧的是,我也挺熟悉的......”说到这里,杨仁故意停顿了一下,等待着王诚露出惊诧的神情后满意点了点头继续说道:“你的妻子有吃冰块的习惯,在冰块完全融化之前,放入嘴里这样咯嘣一声。”说着杨仁也咬破了嘴里的冰块,发出“咯嘣”的声音。此时,王诚的震惊已经达到了极点,他不明白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到底是谁,为什么他会熟悉自己妻子的习惯,他是妻子的情人吗?或者是......

  杨仁自顾自的说道:“毒是在冰块中,冰块没有完全融化,所以杯子里的水根本没毒,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到那杯水的时候你反而放松下来了。”

  “毒只在冰块里,但从你拿给我冰块给我这点来看,你并没有在所有冰块里都下毒,所以我猜你应该只是在前两个冰块下了毒吧。最前排的两个,你的妻子会拿哪一个你也不确定,毕竟这是随机事件,于是你干脆两个都下毒了,反正警方第一时间不会怀疑到冰块上,最先关注的也会是那杯水,你完全有机会处理掉剩下的那个冰块。”

  话说到这里,王诚也渐渐平静下来,开口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“我?一个侦探而已。”虽然这样说的,但杨仁却是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。

  “侦探?你一个侦探为什么会知道我妻子的习惯!?”王诚大声的质问道。

  “那个啊,我瞎说的呗,其实一开始我也以为水里会有毒药残留的,但你反应太淡定了,于是稍微想了一下,只是随便说出一种可能性来诈你一下而已。”

  王诚的嘴角抽了一下,什么叫稍微想一下,什么叫随便说......这TM的什么人啊!不过事已至此,王诚反而彻底冷静下来了,他站起身缓缓解开了手腕的扣子。“别看我这样,我从二十几岁就开始练习空手道,现在可是个黑段高手。现在我只要把你揍趴下,然后把冰箱中的那个冰块处理掉就可以了,单凭你的一面之词是无法将我定罪的。要怪就怪你自作聪明,忍不住炫耀,在警察来之前就说出这一切。”

  王诚摆出架势,迈着沉稳的步伐,一步步地靠近杨仁。杨仁也站了起来,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。

  “你......你要干嘛?”杨仁往后面退后了几步,微微发颤的身体正显示着他的恐惧。

  “我要干嘛?哈哈!我这就让你看看我要干嘛!”王诚猛地一拳朝着杨仁的面门打起,拳头带着拳风,呼呼的风声注定了这将是不普通的一拳。然而就在他的拳头快要触碰到杨仁脸上的时候,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钳住了他的手腕。

  “话说你有没有想过,我为什么敢在你面前说这些呢?”话音一落,王诚突然感觉眼前的世界旋转了一下,随后便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  杨仁拍了拍手说道:“别看我现在这样,我以前也是有小练几下的。”

  这TM叫小练几下?还有你TM的又演我!这是陷入昏迷前的王诚心中最后的想法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