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天衣无缝

第二章 真正的完美犯罪

天衣无缝 快成大叔了 6652 2020-08-01 18:38

  没过多久警方就到达现场了,带队的警员看到杨仁,有些诧异。

  “小杨?你怎么在这里?”杨仁寻声望去,来人是闫队长,此前在其他案发现场有过几面之缘。

  “这是个意外,这个凶手想找我替他做不在场证明。”杨仁指了指正在苏醒过来的王诚说道,闫队听完,脸色变得古怪起来。

  “这是一起投毒杀人事件,冰箱里前排还有一个冰块藏有毒药,你们拿回去化验一些应该就能清楚,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离开了。”杨仁话说着,便自顾自的走出了房间。王诚看着杨仁离开的背影,一脸沮丧。

  闫队把目光放到了王诚身上,有点不确信的说道:“你杀了人想找他帮你做不在场证明?”王诚点了点头,问道:“警察同志,这罪我认,不过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啊。”王诚的内心防线早已被杨仁摧残得惨不忍睹,现在只想知道自己是栽在了什么人手里。

  闫队干笑了一声说道:“他叫杨仁,三年前突然出现的一个侦探,直到今天已经侦破了数不胜数的奇案怪案大案,还有许多号称完美犯罪的案件,他的名字就算是国外也被许多人熟知,你说他是什么人,杀了人找他帮你做不在场证明,你这真的是厕所里点灯了。”

  王诚震惊只能张大嘴说不出话,随后认命般地垂下了头。

  “喂,李老吗?额......没什么事啦,我不是和你学过几年武术吗,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,好啦好啦,我在xxx小区,你来接我吧。”杨仁挂断了电话,他的手机是一部老式手机,出了打电话发短信外还能玩玩贪吃蛇,在如今这个时代,这种手机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。

  不多时,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停在了他面前,车上下来一个头发花白但梳理得一丝不苟的老人,他一身西式的管家服,带着单边眼镜,对着杨仁鞠了一躬,说道:“少爷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  杨仁淡淡点了点头,随后走上车。车平稳地开在公路上,杨仁看着窗外的风景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“李老,你说啥时候才能出现一个让我一筹莫展的案件啊。近期的案件几乎全都是一些冲动性犯罪,手法拙劣,就算有一些所谓精心谋划的杀人事件,也是漏洞百出,啥时候我才能体验到那种和智者博弈的快感呢?”杨仁突然出声道。

  “呵呵。”李老干笑了两声并没有接话。

  “唉!寂寞啊......”杨仁叹了口气,叹息中蕴含着淡淡的失落,两人不再说话。

  车停在了一栋豪华的宅邸面前,杨仁径直回到了自己的二楼房间,而李老对着上楼梯的杨仁鞠了一躬后,也走进了一旁的管家室里。

  深夜,杨仁坐在书桌前,在一本黑色的厚重笔记上快速书写着,上面写的东西赫然是今天刚刚发生的事件,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书写之后,杨仁猛地放下了笔,靠在椅背上,仰视着天花板。

  “填补了这些漏洞,这样一来,这次的事件也就可以变成完美犯罪了。”杨仁自言自语道。他随手合上了笔记本,黑色的封面有着显眼的四个烫金大字:天衣无缝!

  在每一次侦破案件之后,杨仁都会讲案情写入笔记中,然后写出其中的弱点以及漏洞,并且连解决方法也会一并写出,然后将这些案子全都变成完美犯罪。

  这样的一本书,如果落入有心人手里,对于刑侦界来说将是一场无比的灾难。

  “睡觉吧,希望明天可以出现有意思一点的案件。”

  惨白的月光照耀着豪华的宅邸,一道黑色的人影不知从何而来轻身一跃爬上了宅邸了围墙,一翻身便进入了围墙内。黑影来到一扇窗户面前,一只手按着窗户,一只手刚想深入工具包拿东西,却发现窗户并没有上锁,轻轻一推便推开了。黑影发出轻咦,不过没有多犹豫,轻轻地进入了屋中,然后在他踏入客厅的时候,整个客厅的灯突然全都亮了起来。

  这是一个全身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,紧身衣勾勒出他身上的每一寸具有爆炸性力量的肌肉,此时他身子半蹲,肌肉紧绷,一只手握住腰间的匕首,仿佛一头正要扑食猎物的猎豹一般。

  “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,如果你找我们家少爷有事的话,应该要提前预约哦。”李老推开门缓缓走出了客厅,此时的他依旧一身正装,没有丝毫睡意。

  尽管眼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垂垂老矣的老人,但男人依旧没有半点放松,这次任务的酬金很高,但之前已经有两个略有名气的杀手在进入这里后就失去了消息。

  李老和男人不同,笑呵呵全身放松地朝着男人走过去,尽管男人已经拔出匕首横在胸前,但李老似乎是看不见凶器一般,继续不断靠近着男人。

  男人默默计算着两者之间的距离。[再两步......一步......动手!]男人的刀动了,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银色的亮光,然而这亮光只划了一半就结束了,只见老人的略显枯瘦手稳稳地抓住了男人的手腕。

  [怎么可能!]男人内心惊呆了,不过他的身体反应却不慢,常年的训练形成肌肉记忆和本能使他自然而然的做出下一步动作。,他的另一只手也动了,几乎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从大腿处抽出了另一把匕首刺向老人,然而这一次老人却在他面前直接消失了。男人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仿佛是被一条石棍狠狠敲击了一下,他缓缓地往前了倒了下去。在失去意识之前,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努力睁了睁眼眼皮,发现老人正站在他身侧,依旧是一脸和蔼的笑容。

  [太强了......]这是男人心中最后的念头。

  “唉!少爷一年前推翻的那个组织果然得罪了不少人,那天后这些人就隔三差五的来一次,怎么这么不会吸取教训呢......”李老将男人的身体拖入了一旁的管家室,随口抱怨着,客厅的灯再度熄灭,宅邸继续沉睡在黑暗之中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李老耳朵微动,听到了黑暗中传来的一丝轻微的响动,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,他依旧穿着正装,睡觉时也没有脱下,他仔细倾听了一会儿,露出了疑惑的表情,刚想推门出去,但似乎想到了什么,随后摇了摇头,躺回了床上。

  “少爷!少爷!”杨仁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李老的声音,最终万般不情愿的从睡梦中醒来。杨仁看了看床头闹钟,八点多。

  “李老,你再让我睡一会儿吧。”说完杨仁便再度蒙上了被子。

  “少爷,闫队那边来消息了,说是发生了一起凶杀案,警方勘探现场到现在依旧一无所获,可能是一次完美犯罪。”李老说道。

  被子被猛地被掀开,杨仁一跃而起,快速穿好了衣物,随便扒了两口早餐。

  “奏吧。”杨仁嘴里还有没咽下的食物,说话有些含糊不清,他瞟了一眼书桌,原本应该在那里的笔记已经不知所踪。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有李老在,基本是不可能有人能够潜入这栋楼里。

  驱车来到案发现场,是一家酒店。刚来到酒店门前时,杨仁并没有直接进去,而是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。

  “李老,这个地方我们来过。”杨仁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“是吗?我老了,记性不太好。”李老微微一笑说道。

  杨仁点了点头,他的记性很好,他不仅仅记得来过这里,还记得这里是他刚作为侦探时第一个案件的案发场所,甚至记得当时案子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进入酒店上楼,一样的楼层,走到案发现场,杨仁抬头甚至都不用去看房间号就知道这是和当时一样的房间。

  “这可真是巧啊......”杨仁小声说道。一旁的闫队长看到杨仁到来,赶忙走了过来,他的脸色很差。尸体正躺在酒店的床上,是一个男人,全身赤裸,旁边有许多警员正在忙碌。

  “杨......”杨仁的瞳孔微缩,他抬手打断了闫队长说话,他的表情变得异常的专注认真,此时一旁的李老神情也逐渐严肃起来了,他很少看到杨仁露出这种样子。杨仁的瞳孔快速移动着,目光不过扫过房间和尸体的每个角落。

  “指纹呢?”杨仁开口道。

  “没有。”闫队长回答道。

  “受害人的身份呢?”

  “不明。”

  “监控呢?”

  “昨晚整栋酒店的监控故障了十几分钟。”

  杨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缓缓地吐了出来,平复了一下。

  “杨仁,你记不记得三年前的那起案子。”闫队沉吟了一会儿,开口问道。

  “怎么会不记得,三年前的记忆对我来说就和昨天发生的刚事情一样记得清晰。尸体的位置,死法,死亡时间,全部都一模一样啊......”杨仁眉头紧锁,他想到一些非常不好的事情。

  “什么!你说的是真的吗?那么凶手是同一个人吗?”闫队长震惊道。

  “不,凶手还在服刑,而且这一次和上次拙劣的手法不同,上一次很简单的通过残留的指纹,被害人的信息以及酒店监控的排查就锁定了凶手,而这一次非常的完美,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,这简直......这简直就是......”

  “完美犯罪吗?”闫队有些愣住了。

  [确实是完美犯罪,不过这简直就是和我笔记本写的手法一模一样啊!所有的弱点漏洞都被修补了,根本不可能抓住凶手啊。话说今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笔记并没有在书桌,不会真的被偷了吧?怎么可能......]杨仁脑海里思绪乱窜。

  [再想想,整个案件,我修复的手法,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漏洞,再想想......再想想......]

  望着陷入沉思的杨仁,李老和闫队大气都不敢出,生怕打断了他的思考。“可恶!”杨仁狠狠地咬下了一段指甲,“李老,我们走。”杨仁转身就欲离去。

  “小杨。”闫队叫住了杨仁,“这次的案子......”

  杨仁回头说道:“暂时破不了。”随后转身离去,没走几步杨仁又停了下来,“闫队,凶手一定会再度动手的,我向你保证,下一次他动手之时,我一定会把抓住他的!”杨仁说完继续往前走去,闫队黯然的眼里再次出现了一丝亮光。

  回到家中,杨仁来到书桌前,打开了所有的抽屉。“没有!真的不见了。”

  “少爷,你在找什么东西吗?”李老在一旁问道。

  “我之前一直在写的一本笔记,天衣无缝,现在不见了......李老,昨晚有人进来过吗。”

  “有一个男人进来了,不过在客厅就被我拦下来了。”李老回道。

  [这样吗......难道说有人能在不被李老察觉的情况下进到这间屋子吗......呵,我真是疯了,这怎么可能嘛。但是笔记确实消失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]

  杨仁思索着,突然注意到旁边的李老神色有一丝不自然,“李老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。”

  李老迟疑了一会儿,说道:“少爷你昨晚有起来过吗?”

  “昨晚?”杨仁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,随后皱着眉头道:“没有啊,我一觉睡到天亮。怎么,昨晚你见到我起来了吗?”

  闻言,李老眉头一挑说道:“不,我只是听到了,也可能是我听错了......”

  “不,你不会听错,不过这事应该和笔记丢失的关系不大。李老这两天麻烦你再辛苦一点了,只要凶手按照我笔记上的第二个案件再犯罪,我就能抓住他,因为第二个案件手法上有着一个致命的漏洞,一个连我也想不出解决办法的致命漏洞。这次终于是出现了一个稍微有意思一点的凶手了啊!”杨仁露出一丝兴奋的笑容。

  “是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