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探墓寻龙

第三章:进山

探墓寻龙 臭钱 4925 2020-08-01 18:38

  二叔给我发了一张地图,我放大看了看,发现这地图是古代地图,上面的字体都是以前的,但是我还认得出来,这张地图是楚国地图,应该是包括现在的华南华东地区,当年的楚国面积是很大的。

  地图上有块区域用红线圈着,写着飞絮村,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的目的地,我打开手机里的地图,仔细的寻找着和这张楚国地图比较相似的城市,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江苏南昌。

  “王崆,知道南昌怎么走吗?”我问。

  王崆说:“知道,那我启动了。”

  说完王崆就发动吉普车,载着我们几个上了前往南昌的路,我们只敢走小路,怕被查车。

  杭州距离南昌其实没有多远,但是我们在小路上兜兜转转,花了一天的时间才到,我们当然不会往市区里开。

  路上二叔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,让我去一个快递点拿装备,这应该就是他给弄的枪械了,快递点又很多人都是土行里的,这些装备都是他们负责送,我到了地方,报上名字和手机号,他就给了我一包非常重的包裹,我把包裹放到车上,就继续前进了。

  城市里面能开发的地方都开发了,蚂蚁都不知道把家安在哪,如果墓室在市区里早就该被发现了,我们选择在一个村子外边停车,因为吉普车里面的空间很大,我们几个人睡在车里一点也不觉得拥挤。

  歇了一晚,第二天早晨我下了车,呼吸着大自然最清新的空气,感觉神清气爽,精力充沛。

  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朴实的景色了,在市里见惯了钢筋混凝土,好像是被锁在笼子里的小鸟,飞也飞不出去,只能忍受着枯燥无味的生活。

  现在我就是飞出囚笼的小鸟,尽情的享受着自由和野性,但是潇洒之余,还要完成二叔给我的任务。

  我把手机拿出来,看了一下我现在的位置,因为这个村子太偏僻了,导致地图上都没有标出这个村子的名字,只有几条崎岖的线条显示了这个地方的路径。

  这个地方距离二叔发的那张地图上的飞絮村不远,毕竟那都是一千多年前的地图了,按照现在城市的发展,三年不去就大变样,更别说跟着历史河流一起转变的朝代了。

  为了打听清楚,我决定去村子里找几个人问问,我让王崆他们几个在车里等我,如果我们几个外来人突然都进他们的村子里,难免会引起怀疑。

  通往村子里的路还没有修,尽是土路,可能是刚下过雨的缘故,路上还很潮湿,并且有很细的车辙,这应该是村里人的推车碾过的痕迹。

  很快我就走到了村口,这里竖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熊庄二字,看到这个村庄名字,我心里已经有底了,楚国未被秦国灭掉的时候,历代君主都是熊姓,这地方叫熊庄,一定和楚国有联系。

  我进到村子里先去找的就是小卖部,因为村庄不比大城市,没有酒吧ktv这些大的娱乐场所,人们平时闲着无聊都是去小卖部坐着玩的,三五老友约在一起打牌,再买点小酒零食,一坐就是一天。

  熊庄没有多大,我沿着主干路一直深入,很快就看到了一家小卖部,二层小楼,门口架着一个棚子,里面有不少衣着朴素的人坐在一起聊天打牌,还有的人就站在打牌者的身后,探着头看,不时的还会发出感叹,好像这牌不应该那么出似的。

  我走近小卖部,先进到店里买了几瓶饮料,又称了两斤瓜子,之后走出来把瓜子放到了一个空着的桌子上,周围有个看起来快要六十岁的人,我就招呼他来坐下,村里的人很朴实,看见我叫他,他就过来了。

  “大爷,吃点瓜子吧。”

  我说道,他就抓起一把瓜子,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跟我说话。

  “你是从哪来的,看起来有点面生。”

  大爷这么问我,但是他的语气很轻,不是带着警惕性的,倒像是随口一问,就是为了打开话题。

  我就说:“我一直在外地上学,这不是赶上放暑假了,才回来看看的。”

  “哦,那你的学习还挺好,咱村里稍微有点文化的都搬出去住了,这深山老林里的,交通也不方便,万幸的是通上了电。”老人和我说道。

  他没有对我编的话起疑心,或者说人家压根就不想问我的底细。

  “咱这个村子是一直都在这的吗,有没有搬迁过?我们有个教文化遗产的老师给我布置了作业,就是要写一下自己家乡的文化遗产,因为咱这以前是楚国的地界儿,所以我就想了解村子的历史,我年纪小,见识少。还想请教一下您老人家。”我这么说道,还好我比较年轻,能用这个写作业的幌子来了解熊庄的历史。

  老者听到我说文化遗产,眼里都充满了精光,好像突然年轻十几岁似的。

  “是啊,咱们村古时候就是楚国的,到现在还有不少姓熊的楚国直系血脉,就是没有什么有名的建筑,在我小的时候,村庄就搬过好几次了,因为村子的后边就是丘陵,经常发生山体滑坡,所以只能不断的往外边搬,但是我们的根都在这里,又舍不得搬的太远。以前咱庄儿是很大的,因为一次次的搬迁,很多人都直接去了县城里安家落户,就剩下我们这些年纪大的还留在这。”

  老者滔滔不绝的说着,我就挑着重点记忆,因为我是来找宝物的,不是真的来学历史,而且我家也不是在这。

  按照老者给出的线索,我大概知道了一些端倪,因为这个地方处在丘陵地带,遇到大雨非常容易出现山体滑坡,飞絮村很有可能已经被掩埋了,但是就在这个范围里边,我们的方向是对的。

  谢过老者后我就出村和王崆他们几个会和了,王崆急不可耐地问我“怎么样了杨启哥,是不是在这啊?”

  我点头说是,“咱们来对地方了,不过还要再向里面深入一点才行,再往前的话路就不好走了,最后我们可能要徒步走。”

  说完就让王崆开车前进,前边的的树木越来越多,道路越来越窄,最后吉普车实在是无法前进了,我们才都下了车。

  在我们的前面是缓缓上升的坡道,吉普车已经无法进入,由于下过雨,路上泥泞不堪,水坑很多不便行走。

  “前边就进山了,路上很滑,大家都注意点。”我说道。

  之后我们都拿上了装备,秦珏块头最大,拿的装备也最多,剩下的我们几个就拿了手电筒和枪支,我拿的是手枪。秦珏拿的霰弹枪,王崆和牧零都是拿的冲锋枪,剩下的都是子弹,弹药充足。

  我带着他们几个往山里走去,脚下踩着泥泞的路,不小心点的话很容易滑倒,一路上我们几个没有怎么说话,走了一个小时后,在我们前边出现了一道断崖,中间是被藤蔓缠绕着的木桥,看样子这桥已经很久没有人从上边走过了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让我们几个走过去。

  牧零直接就走了上去,他很轻松的就走到了对岸,并对我们几个说:“很牢固,可以走。”

  我才慢悠悠的上了桥,在桥上的我根本不敢往下面看,我知道着下面可能是万丈深渊,提心吊胆的走了过去,心脏还在扑通的直跳。

  “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对啊,古墓里还有更恐怖的,别把表情浪费在这里。”王崆看着我打趣的说。

  我拍了他一下说:“我没有害怕,就是累了点。”

  在我们两个人说话的时候,走在最前面的牧零忽然喊着说:“你们快来,这里有很多瓦片和石砖。”

  我和王崆赶紧跟了上去,来到牧零的位置,这里确实到处都是破败的墙和倒塌的门楼,看样子以前还是个小村子,不过现在已经无人居住了。

  “这和我打听到的线索一样,村子里的老人跟我说的,他们以前就是住在山里,后来才搬到了外面住,这地方可能就是以前村子的遗址,不过这地方建造房子用的砖和房子的形制和现在没有多大差别,所以应该还不是我们要找的飞絮村,我们还要继续往里面走。”

 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只是刚进入山中,还没有深入,而且周围年久无人,到处都是杂草和枯木,视野受限,很难观察此处地形,我学的地括术也用不上。

  “我们还要继续前进,有累的可以歇一会,吃点干粮喝点水,稍作调整。”我说道,实际上是我的身子有点吃不消了,平时我都在古董店里足不出户,哪有过这么严重的体力消耗,他们三个就等我休息了一会儿,之后我们几个便再次动身出发。

  过了这个村子遗址后面的路更加难走,因为已经没有路了,完全要靠自己去找路,这里面完全没有了人类的足迹。而且路也不再是平整的,而是六十度的斜坡,在这个坡度上行走是很费力气的,真是难为我了。

  不过上了这个坡后,就能看到这片丘陵的全貌,然后再根据地括术里的理论知识推测出墓穴的位置,这样我们就能开始下地的工作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