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女校养成日记

第一千零一百零五章:狂欢

女校养成日记 晓长 4133 2020-08-01 18:38

  蒋恪并不在意,不置可否的撇嘴笑了笑,将手收了回去。

  “说得没错,日国人也很注重礼节,但更注重辈分,在日国,年龄上我就是你的长辈,你见我是要一百八十度行礼的,即便行礼可以省去,你现在也得低头半分。”

  摩拳擦掌,萧索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,甚至火药味十足,然而他的话依旧令在场绝大多数人觉得没有问题。

  徐添川面露笑容,显然觉得这波嘴炮令蒋恪吃亏了“那么降魔道术之最,便是它了。

  原本他就是来探底的,看看徐家的态度,顺便能诓一点是一点,恢复术法是故意抛的重石,很简单的心理学,先要个天价,随后什么条件都更好开一点。

  很显然,这很管用,只是,这个要打他三拳的人……

  “从刚才你就一直盯着我,好像我欠你钱,我们有见过?”

  见萧索走过来,蒋恪也站起身,伸出手,有些好笑的问道。

  “华国不愧是玄学蒋大师觉得有问题?如果有问题可以直言,或者就算了,阁下也不用再谈条件了。”

  蒋恪不语,夺回掌控权“这小子……”

  非常出乎预料,以蒋恪一直以来嚣张跋扈的个性,被这么严辞相胁,必然动怒,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拒绝交易,可是……

  难道,他真的怕了?怕一拍两散徐家对他给予打击?

  不对,那根本不是怕的样子,还讨价还价呢……

  然而不管怎么样,蒋恪的反应令徐添川不知如何应对了,一时间连说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“你决定不了?那你在上去问问?”

  安静片刻后

  徐添川双眼本能的眯了眯,决定不了?这是骂人呢?徐家所收藏的玄术典籍固然珍贵非常,但堂堂一家之主,如果这都拿不了主意,岂不成了笑话。

  “可以,不过,阁下有要求,我徐某也得要个说法。”

  压制着怒火,徐添川看了平淡如水的萧索,不等蒋恪答话,继续道:

  “君子贵乎坦荡,明人不说暗话,蒋大师重伤我女婿,又以其元丹相要挟,这个账我徐某人认了,但现在当着几位朋友的面,如果就这么送你四部玄术典籍,让你大大方方的走出去,我徐家颜面何在?之后我如何与女婿交代?”

  “三拳,简简单单三拳,他替任髯还你三拳,银戒留下,四部典籍拿走。”

  闻言,众人一愣,艾米更是心中一震。

  让那个萧索打三拳,那还有命吗?

  傻子也想到了,那三拳绝对不可能只是普通的三拳,如蒙嘉琪所说,这些仙人一般的玄术大师,他们只是挥手间都能引起恐怖的爆炸,而相比好像更强上几分萧索的三拳……元刚都要对其敬畏三分,可见其实力有多强了。

  的徐添川,显然腰背更直几分。

  “没,客随主便,你说了算。”

  无所谓的笑了笑,更超出众人意外的,蒋恪应下了。

  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啊……

  嗒…

  徐添川正高兴,眼神陡然一变,他以为蒋恪偷袭他,却也本能的接过其丢来的东西,定睛一看,原来是那枚银戒。

  “蒋大师果然大气。”

  强笑一声,徐添川眼皮猛跳,随即,与朴善行交代几句,让其去取那三部徐蓓奇准备好的玄术典籍,而蒋大师要求的那部关于鬼魂的,要取那部‘张道陵’天师留下的,‘正一录伏魔篇’。

  听到这个名字,不仅朴善行,萧索面色都是急变。

  张道陵,正一派创始人,相传是太上老君的徒弟,虽然这点是无人相信,但在华国历史上,论降妖除魔第一人,绝对是张道陵祖师,所以被称为第一代天师。

  也是咂舌,这么珍贵的东西,怎么能送给他?

  很快的,她明白了,那蒋大师都摆出君子嘴脸了,直接丢出筹码,如果她爹地只拿出一部司空见惯的,确实太丢脸了。

  不过。

  受萧索三拳,他有命拿走,也得有命学啊,元刚嘴角那不屑的笑容已然说明,所有人都心中有数,她爹地这手回马枪刺得相当漂亮,在蒋恪自视过高的应下的同时,别说这部正一录伏魔篇,估摸就是那三部都省下了。

  这下有热闹看了。

  想着蒋恪之后的惨状,不仅徐添川,徐子晗,与乔振邦雷宫对立的元刚都是满目快意。

  然而,大厅中最高兴的绝对不是他们,是蒋恪。

  今天一天发生太多事情了,太多都没想到,但最没想到的就是这个,张道陵的正一录伏魔篇竟然在燕京徐家,还被意外的炸出来了!

  先前他询问古隆关于鬼魂的典籍,古隆便提及过这部,如果说兵法之最是孙子兵法,正宗,人才辈出,我才出去几年,又多了这么多高手。”

  萧索看了眼蒋恪的手,只是冷冷哼笑一声。

  “你这口音,在日国呆了不少年吧,听说日国人也非常注重礼节,你这不太好吧,只是个交易而已,何必弄得气氛这么僵呢。”

  “哦,但这里是华国,讲究的是尊老爱幼,你那套好像不太适用了。”蒋恪稍微动了动脖子,准备‘挨打’,这个时候,依旧笑脸迎人:

  “其实真不用这么苦大仇深的,从你后面的迷妹眼神中可以看出你应该是徐家的准女婿,这个时候想表现表现很正常,不过太刻意了就显得尴尬了,还是说你跟任髯一样也是上门女婿?怕以后在徐家没有地位,所以想趁这个机会立立威?”

  蒋恪对徐子夏扬了扬下巴,这回,他丝毫没给留脸的揭了其老底。

  一瞬间,萧索脸上连那一丝的冷笑都没了,骇人的杀气霎那间填满整个大厅!

  徐子夏本来想骂蒋恪乱说,生生被那股杀气震得开不了口。

  ‘好强……’

  一滴冷汗从元刚额头流下,他见过很多玄术大师,这么强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然而蒋恪好像什么都没感觉到,在艾米惊悚的目光下继续笑着。

  “至于你说一百八十度鞠躬,那都是小事了,我去扫墓到时候还磕过头呢,你真想试试?”

  “找死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